推进铜冶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
惠兴证券及时减少亏损的理由
揭秘
栏目导航
惠兴证券及时减少亏损的理由
揭秘
亏损
推进铜冶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浏览:199 发布日期:2020-05-28

  中国证券报:对铝行业未来的市场形势,你有哪些判断?

  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,经济社会发展态势持续向好,国内铝行业市场开始缓慢恢复和回暖,4月份铝价呈现止跌回升,但国外疫情仍处于扩散状态,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,国际贸易投资萎缩,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低位震荡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明显改观。随着国内新建电解铝产能的投产,加上国外铝低价进口的冲击,国内氧化铝、电解铝价格要恢复到合理区间还需要时日。

  作为一名央企负责人,我对稳就业感触深刻。中央企业应该在做好稳岗扩就业工作的前提下,把促进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作为重大政治任务,发挥国有企业举办职业教育的主体作用和优势,通过校企共建企业大学、技能实训基地、职工继续教育基地等,招收农民工、下岗职工等就业困难群体,通过教育培训提高素质和技能,为实现更高质量就业奠定基础。发挥内部职业学院和培训机构的作用,对接国家构建现代经济体系和企业战略转型升级需要,为职工提供职业生涯全过程的终身职业技能培训,加快培养知识型、技能型、创新型劳动者大军。

  铜冶炼产业结构性矛盾凸显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铝集团总经理余德辉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当前铜冶炼产能过剩持续加剧,建议严控铜冶炼产能盲目扩张,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  作为周期性产业,必须在大力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上下工夫。一方面,要优化国内和国外产业布局。国内布局要以具有资源、能源、市场、物流等综合竞争优势的企业为依托,建设具有较大产值和利润规模的大型产业基地和先进制造业集群。国外布局要推进国内过剩产能向铝土矿资源、电力能源富足的国家和地区转移,实现铝产业的国际化布局和优化发展。另一方面,要延伸产业链和价值链。通过跨界、跨境合作,充分利用数字化转型技术,优化上中下游资源配置,最大限度地推进专业化分工、多元化合作、紧密化结合,不断提高产业链弹性和韧性。同时,还要加大科技创新力度,不断开发新产品、新技术,优化产品结构,提高产品附加值,不断占领行业价值链的高端环节,提升价值创造能力。

  余德辉:这份提案主要是考虑到今年1月开始大范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我国就业问题凸显,而发挥职业教育对稳就业、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有着重要作用。

  中国证券报:你今年的提案没有关注“铝”,主要关注“铜”,当前铜产业存在哪些问题?你提出了哪些建议?

  他表示,近几年铝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得比较好,4月份国内铝价呈现止跌回升,但要恢复到合理区间仍需时日。

  余德辉:为应对当前严峻的市场形势,中铝着力降低成本,全要素对标先进,补齐短板。加快产业布局优化。将布局结构调整优化作为提升竞争力的主要途径,加快推进“两海”战略,重点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和非洲国家加大国际产能合作力度,提升海外资产占比和国际化经营水平;持续推进转型升级,把亏损企业治理作为主战场,全力减亏扭亏、消肿减负,对于长期减亏扭亏无望的企业,坚定推进转型升级;深入开展全要素对标提质增效工作,在生产、管理、用工上挑战极限,同时坚决向市场要效益、向科技要效益、向投资要效益,全面提升经营创效能力。

  □本报记者 杨洁 

  中国证券报:你还建议支持国有企业办职业教育、促进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,这份提案的背景是什么?

  中国证券报:中铝如何克服不利影响?铝企如何增强自身竞争力,跨越周期?

  余德辉:铜既是重要的有色金属资源,也是关系国家社会经济安全的重要战略资源。这几年,铝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得较好,但外界对于铜的关注较少。自2008年以来,中国铜冶炼产业发展迅猛,产量增长近200%,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精炼铜生产国,产量占据世界半壁江山。但目前国内铜冶炼产能过剩状况持续加剧,铜精矿自给率快速下降,给生态环境带来严重影响,铜冶炼产业结构性矛盾凸显。为防止铜冶炼产业出现严重过剩问题,必须在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前提下,加强宏观政策引导和产业法制约束,通过大力实施“一严控一优化一升级”,推进铜冶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实现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。

  

  铝价恢复至合理区间仍需时日

  余德辉:受多重不利因素叠加影响,国内铝行业产业链、供应链遭到了冲击,企业库存增加,市场价格下跌,氧化铝和电解铝都出现了行业性的普遍亏损。国内铝市场价格一度出现不小幅度的下跌。